疑似或确诊 COVID-19 儿科患者的治疗注意事

COVID‑19 信息与资源

最后更新: 17 Nov 2020, 10:30AM (NZDT)

本信息资源用以协助医护人员管理疑似或确诊 COVID-19 的新生儿、婴儿和儿童。这些信息不能替代您当地医院政策的要求或推荐。


这些资源参考了世界卫生组织 (WHO) 指南1 请访问本资源中的链接,以查看 WHO 的最新建议。

COVID-19 的流行病学和临床表现仍不明确,特别是针对新生儿、婴儿和儿童。

  • 几项研究发现,目前没有证据发现 COVID-19 在新生儿出生时有母婴垂直传播的风险,即使其母亲为 COVID-19 阳性患者,婴儿出生时被感染的风险也较低。2-5
  • 一项针对 2,143 名疑似或确诊 COVID-19 儿科患者的研究6发现:
    • 94% 的儿科确诊患者无症状、轻症或中症。
    • 5.9% 的儿科患者为重症或危重症,相比之下,成人患者为 18.5%。在这项研究当中,报告一例 14 岁患者死亡。
  • 欧洲7和美国8发表的后续研究支持这一来自中国的早期数据:
    • 在所有 COVID-19 病例中,儿童比例比较小(在美国数据中为 1.7% - 尽管占美国人口的 22%,在意大利数据中为 1.2%)。
    • 在美国数据中,很少有儿科患者被诊断为重症或危重症,只有 2% 接受了 PICU 治疗。
    • 在美国数据中仅报告了三例死亡(<儿科患者的 0.2%),在意大利研究中未报告有儿科患者死亡。
在大多数儿科患者中,没有证据建议需要改变治疗策略。应根据患者潜在的生理和临床表现,以及目前基于循证的呼吸管理策略,来制定治疗方案。

COVID-19 儿科患者的呼吸管理

需要呼吸支持的 COVID-19 患者病毒载量高,而可能对医护人员及其他患者造成潜在的感染风险。管理所有疑似或确诊 COVID-19 的患者,必须通过合适的隔离措施,和使用个人防护用品 (PPE)。请参阅您的医院政策或 WHO 指南。 

WHO 将气管插管定义为一种会产生气溶胶的程序,因此应采取额外的空气传染预防措施。1此外,由于有关潜在产生气溶胶的不确定性,因此经鼻高流量湿化呼吸治疗 (NHF) 和无创通气 (NIV),包括婴儿正压呼吸治疗 (bubble CPAP),都应采取空气传染预防措施。需要将无创治疗与大声说话(哭泣)、9咳嗽和已知的“高风险”产生气溶胶的操作(如插管)进行对比,评估它们造成的风险大小。10但建议对所有接受呼吸支持的潜在感染患者,采取谨慎的方法(不论方式如何),直至可以完成进一步的安全性评估。

经鼻高流量湿化呼吸治疗

WHO 指南建议,对于需要进行氧疗的幼儿,鼻塞导管或鼻塞是首选的方式,因为对他们来说更容易耐受,而对于某些低血氧性呼吸衰竭的患者,可以考虑使用经鼻高流量湿化呼吸治疗。所有接受经鼻高流量湿化呼吸治疗的患者应密切监护,查看是否出现临床恶化。1

如果医院考虑,在疫情期间使用经鼻高流量湿化呼吸治疗时,降低输送的流量,请注意,这可能会对疗效产生负面影响,目前没有证据表明这样做可以减少医护人员面临的风险。我们仍建议采取合适的隔离措施和空气传播 PPE 防护(与流量无关),在防护措施到位的情况下,建议遵照基于循证的流量设定,以达到最佳疗效。

有关气溶胶分散的数据,请访问 COVID-19 经鼻高流量湿化呼吸治疗的相关信息

费雪派克医疗保健公司儿科经鼻高流量湿化呼吸治疗产品#

  • Optiflow™ Junior、Optiflow Junior 2、Optiflow Junior 2+ 鼻塞导管、费雪派克 F&P 高流量管路以及相关配件仅供单一患者使用。

持续气道正压通气(CPAP)

WHO 指南指出,对于无法进行机械通气的机构,婴儿正压呼吸系统 (bubble CPAP) 可用于严重低氧血症的患者。这种方式也更容易设置。1

对于已经将婴儿正压呼吸系统 (bubble CPAP) 作为需要呼吸支持的新生儿(非 COVID-19)的标准治疗方法的医疗机构,目前还没有任何建议需要改变新生儿患者的临床实践。

对于任何婴儿正压呼吸输送系统,气体和潜在气溶胶都可能在两个主要位置漏气:在患者和面罩/鼻塞之间(患者漏气),以及在婴儿正压呼吸系统 (bubble CPAP) 发生器的排气处(故意漏气)。

  • 应将婴儿正压呼吸治疗 (bubble CPAP) 视为会产生气溶胶的治疗,并应使用适当的 PPE。
  • 应使用大小合适的面罩/鼻塞,以减少患者漏气。 
  • 在尝试过滤呼出气体时,应考虑这种过滤对治疗效果的影响。11 
费雪派克 F&P 婴儿 CPAP 产品#
  • 费雪派克婴儿正压呼吸系统 (F&P bubble CPAP) 发生器、F&P FlexiTrunk™ 前置鼻管、F&P 婴儿 CPAP 管路以及所有相关配件仅供单一患者使用。
  • 曾记录有将抗病毒溶液添加到婴儿正压呼吸系统 (bubble CPAP) 发生器中。12费雪派克医疗保健公司尚未测试此类溶液是否能有效减少来自婴儿正压呼吸系统 (bubble CPAP) 病毒气溶胶。但使用 0.1% 的乙酸溶液(醋)不会对婴儿正压呼吸系统 (bubble CPAP) 发生器的材料产生不良反应。费雪派克婴儿正压呼吸系统 (F&P bubble CPAP) 发生器应始终固定在低于患者水平。
  • 不推荐在婴儿正压呼吸系统 (bubble CPAP) 的呼气管路中的任何位置放置过滤器。费雪派克医疗保健公司建议,在未经批准或临时使用过滤器时,要格外的谨慎。医护人员必须考虑的重要安全因素有很多,包括:气流阻力、不同条件下的过滤效率、器械性死腔、对系统的气流动力学影响,以及潜在气体陷闭的可能性。如果在婴儿正压呼吸系统 (bubble CPAP) 的排气处放置一个过滤器,请注意,婴儿正压呼吸系统 (F&P bubble CPAP) 发生器的设计不是密封的,因此不会过滤所有排出的呼出气体。
  • 要在呼吸机驱动的 CPAP 管路上放置过滤器,请咨询呼吸机制造商。有关在费雪派克 F&P 呼吸机管路中使用过滤器的问题,请查看文章《费雪派克医疗保健公司过滤器和 F&P Evaqua™ 2 管路的病毒和细菌过滤》。

复苏器​

尽管新生儿和婴儿复苏应视为一种产生气溶胶的操作,但欧洲呼吸理事会 (European Respiratory Council) 指出,目前尚无证据表明出生时呼吸道感染、或后续病毒传播是由设备、或复苏操作导致的。13英国复苏理事会 (Resuscitation Council UK) 指出,没有报告医护人员因复苏操作而从新生儿处感染 COVID-19 的案例。14鉴于这一证据,再加上面罩漏气的可能性,以及在管路中增加过滤器可能带来的负面治疗效果,在婴儿复苏过程中使用过滤器的风险可能大于其能提供的好处。 

费雪派克医疗保健公司婴儿复苏产品#

  • 费雪派克 F&P Neopuff™ 婴儿T-组合复苏器可供多个患者使用。Neopuff 婴儿 T-组合复苏器是提供单向气流的正压设备。通过呼气末正压 (PEEP) 阀排气。这可防止任何液态水回流到设备中,从而降低了患者间使用时交叉感染的风险。有关在不同患者间使用 Neopuff 婴儿 T-组合复苏器时应遵循的清洁说明,请参阅产品技术手册。
  • ​费雪派克 F&P 婴儿 T-组合复苏器管路和面罩仅供单一患者使用。
  • 我们不建议在 T 形管与复苏面罩之间放置过滤器。费雪派克医疗保健公司建议,在未经批准或临时使用过滤器时,要格外的谨慎。医护人员必须考虑的重要安全因素有很多,包括:气流阻力、不同条件下的过滤效率、器械性死腔、对系统的气流动力学影响,以及潜在气体陷闭的可能性。 

有创通气​

当需要有创通气时,普遍建议在有创呼吸支持时使用加温湿化气体。15

费雪派克医疗保健公司婴儿有创通气加温湿化呼吸管路#

  • 费雪派克 F&P 婴儿有创通气呼吸管路仅供单一患者使用。
  • 对于本身不包含呼气过滤器和排气口的小儿/新生儿呼吸机,可使用一次性过滤器。
    • 确保使用 15 毫米的接头的过滤器,以帮助确保连接牢固,尽可能减少死腔,并保持最佳通气性能。
    • 仅使用经监管机构批准的过滤器。此类过滤器已按照国际公认的标准,针对细菌和病毒的过滤效率进行测试。
    • 请注意,过滤器的过滤效率会因操作而有所变化。定期检查呼吸机设置,并按照制造商的说明更换过滤器。
  • 费雪派克 F&P 过滤器 (RT016、RT019、RT020) 不适用于费雪派克 F&P 新生儿有创通气呼吸管路。有关在有创通气呼吸管路中使用吸气/呼气过滤器的更多信息,请查看文章《费雪派克医疗保健公司过滤器和 F&P Evaqua™ 2 管路的病毒和细菌过滤》。

加温湿化

COVID-19 危重症患者伴重症呼吸系统疾病,需要高湿度水平来帮助管理分泌物、和处理粘液栓塞。16加温湿化可促进有效的通气和气体交换,17并维持最佳的粘液纤毛功能。18

请查看医护人员管理 COVID-19 患者时加温湿化的应用的相关信息。

费雪派克医疗保健公司的更多产品资源

有关我们的儿科产品系列的更多信息,包括产品说明书、使用说明和教学视频,请访问我们的“婴儿呼吸治疗支持”页面。
 
有关费雪派克 F&P 呼吸湿化器和气流发生器的更多信息,请访问: 

#有关完整的设置说明、警告、注意事项和禁忌症,请务必参阅随产品提供的使用说明。如果设备的设置不符合说明书所标示的内容,用户应认识到这并非批准的设备设置,此类行为的责任将由用户自行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