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症之連續氣道正壓 (CPAP) 治療

COVID-19 資訊與資源

最後一次更新:2020年11月23日  (NZDT)

COVID-19 的爆發已經影響到世界各地的醫療機構。受影響的醫院正在使用 OptiflowTM 經鼻高流量濕化氧氣治療治療病患,而隨著各個國家或地區應對大流行的浪潮,人們不斷地加深對於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的認識。

「國家和各級醫院機構的管理者和決策者應集中力量增加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的資源供應,並大力倡導採用此療法,治療 
COVID-19 相關的呼吸衰竭。」 
- Gershengorn 等人。《美國胸科學會年鑑》
(Ann Am Thorac Soc.) 2020 年。1

摘要

臨床治療 COVID-19 的雙重主要目標為:

  • 改善病患的治療成效,例如避免插管。
  • 保障醫護人員的安全,例如避免院內感染的增加。

總結,COVID-19 實證指引、已發表的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的使用經驗、醫護人員感染的臨床觀察結果、呼出顆粒擴散的試驗性研究以及專家建議指出:

  • 對於由病毒性肺炎引起的低氧血症病患(如COVID-19),建議採用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給予呼吸支持。2-5
  • 目前不認為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會經由飛沫噴濺或空氣傳播路徑,增加醫護人員感染的風險。2-6
  • 提倡使用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已經在醫院的準備工作建議中。1

COVID-19 與經鼻高流量氧氣 濕化治療

在大流行初期,為了保護醫護人員,早期插管及機械通氣皆建議採用低閾值。 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因其在減少氣管插管需求中的作用,已成為一種受到青睞的呼吸支持模式。考慮到需要將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作為呼吸支持的一種方式,人們正在重新思考一開始對於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的疑慮。1

Evidence Based Guidelines

世界衛生組織 (WHO)7 、國立衛生研究院 (NIH)8 、歐洲重症照護醫學會 (ESICM)* 、危重症醫學會 (SCCM)*9 以及 澳大利亞及紐西蘭重症照護學會 (ANZICS)10 的 COVID-19 臨床管理指引中,皆有關於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的使用建議。

指引 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
WHO7 可用於輕度 ARDS 病患**.
NIH8 儘管有傳統氧氣治療§,在AHRF 的病患,建議優先使用非侵襲性正壓通氣  
SSC9 建議在面對 AHRF 病患時,優先使用傳統氧氣治療§ 和非侵襲性正壓通氣
ANZICS10 考慮應用在低氧血症病患

表 1。關於針對 COVID-19 病患使用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的指引建議。

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應用在COVID-19 的相關文獻

COVID-19 感染的患者使用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其臨床應用的觀察性研究已有相關的文獻發表。

發表人及
時間
標題 期刊 結論/討論
Duan et al. 2020.2 
(Pre-pub)
Use of high-flow nasal cannula and noninvasive ventilation in patients with COVID-19: A multicenter observational study. American Journal of Emergency Medicine 「 ...在這項研究中,沒有醫護人員受到院內感染。」
Guy et al. 2020.4 High-flow nasal oxygen: a safe, efficient treatment for COVID-19 patients not in an ICU. European Respiratory Journal 「 ...該技術對於醫護人員似乎是安全的,可以很好地釋出寶貴的加護病房資源。」
Patel et al. 2020.4 Retrospective analysis of high flow nasal therapy in COVID-19-related moderate-to-severe hypoxaemic respiratory failure.  BMJ Open Respiratory Research 「在我們 80 個人的科室中...在疫情期間僅有兩個人感染了 COVID-19 。」
Vianello et al. 2020.5 High-flow nasal cannula oxygen therapy to treat patients with hypoxemic acute respiratory failure consequent to SARS-CoV-2 infection. Thorax 「 ...在研究期間及接下來的 14 天中,沒有任何人員的採檢測試呈陽性...」
Westafer et al. 2020.6 No evidence of increasing COVID-19 in health care workers after implementation of high flow nasal cannula: A safety evaluation. American Journal of Emergency Medicine 「儘管最初擔心採用[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非侵襲性正壓通氣治療病患會增加 [COVID-19] 的傳播,但我們並沒有發現員工感染率增加的證據... 相反,臨床和非臨床人員的COVID-19感染率似乎與社區傳播的感染率相差無幾。」 

表 2。醫護人員針對 COVID-19 病患採用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的治療結果。

顆粒擴散試驗性研究

呼出氣體的顆粒物可能會增加院內感染的風險,因此傳染性病患對醫護人員構成的潛在風險已引起了人們對於呼出氣體顆粒物擴散的研究興趣。 

發表人及
時間

標題

期刊

結論/討論

Gershengorn et al. 2020.1 The Impact of High-Flow Nasal Cannula Use on Patient Mortality and the Availability of Mechanical Ventilators in COVID-19. Annals of the American Thoracic Society 「 ...最初由於[COVID-19 相關呼吸衰竭的潛在暴露風險]而禁止使用[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的機構已經開始允許使用。」
Gaeckle et al. 2020.11 Aerosol Generation from the Respiratory Tract with Various Modes of Oxygen Delivery. American Journal of Respiratory and Critical Care Medicine 「 ...在健康個體中,[非侵襲性正壓通氣]或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從呼吸道產生的氣霧並不會比室內空氣或未濕化的氧氣環境濃度更高。實際上,在某些情況下,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鼻導管
及[非侵襲性正壓通氣]可能會減少氣霧的產生。」
Iwashyna et al. 2020.12 Variation in Aerosol Production Across Oxygen Delivery Devices in Spontaneously Breathing Human Subjects.   medRxiv Pre-print 「 ...沒有證據顯示鼻導管、非再吸入型面罩或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鼻導管會增加[如氣霧及飛沫等]顆粒 ...」
Jermy et al. 2020.13 Assessment of dispersion of airborne particles of oral/nasal fluid by high flow nasal cannula therapy. medRxiv Pre-print 「採用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並不會增加傳播傳染性氣霧的風險,其風險不會超過沒有呼吸支持的劇烈呼吸。」
Kotoda et al. 2020.14 Assessment of the potential for pathogen dispersal during high-flow nasal therapy. Journal of Hospital Infection 「 ...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可能並不會增加飛沫及接觸性感染的潛在風險。」
Leung et al. 2019.15 Comparison of high-flow nasal cannula versus oxygen face mask for environmental bacterial contamination in critically ill pneumonia patients: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crossover trial. Journal of Hospital Infection 「與氧氣面罩相比,革蘭氏陰性肺炎病患在使用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鼻導管時,並不會增加空氣傳播及表面接觸[革蘭氏陰性細菌]的污染,這表示使用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鼻導管時,不需要採取其他的感染控制措施...」
Kaur et al. 2020.16 Practical strategies to reduce nosocomial transmission to healthcare professionals providing respiratory care to patients with COVID-19. Journal of Hospital Infection 「……建議接受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鼻導管治療的病患佩戴外科
口罩或一般醫用口罩。」

表 3。針對 COVID-19 病患採用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的顆粒擴散情況。

除了表 3 中關於擴散的論文中的資料之外,Hui 等人(2019 年)(2014 年) 將一系列呼吸治療及介面利用一種用來評估呼氣氣體的氣體擴散的方法,進行比較。該方法利用煙霧與雷射來追蹤由病患模擬器產生的空氣運動。Hui 等人17,18 進行的兩項研究得出的空氣擴散對比結果如下圖所示。


呼氣氣體擴散的變化


¶圖中所示的擴散距離資料來自同一作者進行的兩項研究。 
實驗在不同配置的房間內進行。並非所有描述的介面皆為直接比較。

專家建議

在與國際領先的學會(如國際醫學氣霧學會 (ISAM))有關的專家,其發表的最新論文中,已經對於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的使用(或不使用)及其他形式的非侵襲性的呼吸支持給出了意見。

「我們必須盡一切努力來保護自己免於感染,和確保病患不會因為訂定的規則而受害。」  
- Lyons 等人。2020 年。19

「臨床醫師應考慮拋棄,對 COVID-19 病患限制使用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鼻導管的準則。」  
- 李等人。2020 年。20

「因為不確定的病毒傳播風險,而放棄[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轉而使用其他氧氣設備是不必要的,也是不明智的。」  
- 李等人。2020 年。21

 一份近期發表的文獻,根據COVID-19 大流行的數學模型推算,對醫院的準備工作提出了建議:

「 ...管理者及政策制定者必須考慮修改方案,尤其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一般大多會選擇[機械通氣]治療的嚴重低氧血症COVID-19 病患,不僅要允許,而且實際上應該鼓勵採用[經鼻高流量氧氣濕化治療]」 
- Gershengorn 等人。2020 年。1

常用術語

  • 顆粒:具有物理尺寸的物質,例如水蒸氣分子、病原體(病毒或細菌)、氣霧或小水滴。
  • 水蒸氣分子:水的氣態顆粒。粒
    度:< 0.001 微米。
  • 病毒:傳染媒介物僅在活細胞中複製。粒度:0.017 至 0.3 微米。
  • 細菌:傳染性生物。粒度:0.2 至 10 微米。
  • 氣霧:懸浮在空氣中的很小的液體顆粒。粒度:< 5 微米。
  •  小水滴:較大的液體顆粒,落在地面上。粒度:> 5 微米。
  • 醫用顆粒:包括懸浮藥劑(如 salbutomol 的氣霧或小水滴),用於輸送給病患。
  • 醫用氣霧:足夠小的醫用顆粒,可以輸送到病患的下氣道或肺部。
  • 生物顆粒:病患在呼氣過程中排出的氣霧或小水滴,其中包括生物材料(例如懸浮的病原體)。
  • 生物氣溶膠:懸浮在空氣中的非常小的生物顆粒。粒度:< 5 微米。
  • 生物小水滴:較大的生物顆粒,落在地面上。粒度:> 5 微米。
  • 生物性氣霧產生過程:此過程包含已知的呼吸道將液體分解成氣霧大小的交互作用。
  • 生物性氣霧的擴散過程:一種不能將液體分解為氣霧大小,但可以擴散在正常呼吸道功能下產生的生物氣霧的過程。

設置指南

以下有五段影片和一份《佩戴指南》,介紹如何設定 Fisher & Paykel Healthcare AIRVO™ 2 和 Optiflow + 鼻導管。 
AIRVO™ 2  簡介

AIRVO 2(第 1 部分):
簡介

說明 AIRVO 2 是什麼、如何運作,以及使用主動加熱式濕化器來提供最佳濕度背後的原理。 

這是英文資訊

AIRVO™ 2 設定

AIRVO 2(第 2 部分):
設定 

設定 AIRVO 2 的步驟,以及不同介面的簡介。

這是英文資訊

 

AIRVO™ 2  使用

AIRVO 2(第 3 部分):
使用

AIRVO 2 的操作方法,包括如何調整流量、溫度等重要設定,以及如何增加輔助氧氣(如有必要)的指南。 

這是英文資訊

AIRVO™ 2  再處理

AIRVO 2(第 4 部分):
再處理

如何清潔和消毒 AIRVO 2,並透過高階消毒程序進行再處理,以供下一位患者使用。

這是英文資訊

 

 

Optiflow+ Fitting video

佩戴 Optiflow + 鼻導管

請觀看此教學影片,了解如何有效佩戴 Optiflow + 鼻導管。 

這是英文資訊

Optiflow + 鼻導管佩戴指南

請下載《佩戴指南》,了解如何有效佩戴 Optiflow + 鼻導管。

Flow Matters | Edition 10

最後一次更新:2020 年 11 月 23 日 (紐西蘭時間)

Download PDF

AIRVO 2 and COVID-19

最後一次更新: 16 April 2020, 4:35PM (NZDT)

Download PDF

If you have an enquiry about our products, please provide the following information so a Fisher & Paykel Healthcare representative can contact you. For further details on how this information will be used, see below or go to our privacy statement.
Contact Details
Please select from the following options:*

輸入安全碼
 Security code
提交此表格,即表示您同意Fisher&Paykel Healthcare儲存您的個人資料,並就您的問題與您聯繫。您的個人資料將由位於紐西蘭的Fisher&Paykel Healthcare Limited安全地收集和儲存,並可能在必要時與更廣泛的Fisher&Paykel Healthcare集團共享,以協助您的問題。我們不會出於營利的目的共享,洩漏或出售您的個人資料給第三方。有關我們如何使用和管理您的個人資料、或將出於銷售或營銷目的保留此資料的期限、更正或刪除您的個人資訊的權利以及如何就關於您的個人資料的問題聯繫我們,請參閱我們的隱私聲明
* ESICM 與 SCCM 合作開展發拯救敗血症病患行動 (Surviving Sepsis Campaign)。
**  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
†  Noninvasive ventilation.
‡  急性低氧血性呼吸衰竭。
§ 傳統氧氣治療 (COT)。
¶  圖中所示的擴散距離資料來自同一作者進行的兩項研究。